掌握医疗大数据 用药更精準

作者: 来源:日报手机 时间:2020-07-12 01:53:08 浏览(722)

掌握医疗大数据 用药更精準 掌握医疗大数据 用药更精準 改善医疗系统——医疗大数据反映病人用药的真实情况,可更深入了解药物效果和副作用、分析人口用药趋势等,有助改善医疗系统的问题。(metamorworks@iStockphoto)掌握医疗大数据 用药更精準 (明报製图)掌握医疗大数据 用药更精準 黄志基(郑宝华摄)掌握医疗大数据 用药更精準 分析大数据——分析医疗大数据,证实抗抑郁药不会增加胎儿患 ADHD 的风险。(juststock@iStockphoto)掌握医疗大数据 用药更精準 无服薄血药——从大数据中发现,很多心房颤动患者没有服用薄血药。(Pamela Moore@iStockphoto)掌握医疗大数据 用药更精準 找出高风险病人——外国有研究利用大数据找出高风险病人,作药物管理,从而降低不良药物反应。(kimberrywood@iStockphoto,设计图片)掌握医疗大数据 用药更精準 掌握医疗大数据 用药更精準 掌握医疗大数据 用药更精準 掌握医疗大数据 用药更精準 掌握医疗大数据 用药更精準 掌握医疗大数据 用药更精準 掌握医疗大数据 用药更精準

大数据(Big Data)是商界近年关注课题,是用于分析、策划、行销的重要资料。

医院管理局拥有数百万病人的医疗大数据,详细记录每名病人的病历、住院时间、手术、用药等资料。香港大学药理及药剂学系利用这些资料作分析研究,不单可以为病人找出治病良方,还可以为医疗系统把脉。

医疗大数据,究竟如何惠及病人?

医管局上世纪开始推行电脑化,最初只为方便储存,当资料愈存愈多,大家开始发现,病历档案配合其他资料可以优化医疗系统,例如配合药物资料库为病人选择药物。香港大学药理及药剂学系系主任黄志基教授举例说:「一名病人,病历记录他的肾功能有问题,而药物资料库则记录了影响肾功能药物,医生和药剂师一按电脑,就知道病人适宜或不宜用哪些药物。」

但医疗大数据的威力不止于此。统计数字 还抗抑郁药清白

过去有报告指出,孕妇服用抗抑郁药会增加婴儿患上ADHD(专注力不足/过度活跃症)的风险。黄志基对报告有怀疑,于是利用医管局的数据寻找答案。他从大数据找出曾经患有抑郁症的孕妇,并分成两组,一组在怀孕期间持续服用抗抑郁药,另一组则在怀孕前停药;再从数据库中找出两组孕妇分娩6至12年后,她们的孩子患ADHD的情况,结果发现两组并没有分别。

「可能是孕妇本身得疾病或基因,增加胎儿患ADHD的风险,而不是抗抑郁药导致。」这个结果就提醒患抑郁症的孕妇不要胡乱停药,因为这可能会引致情绪失控,对孕妇本身和胎儿产生不良影响。

心房颤动患者「漏」服薄血药普遍?

黄志基又对心脏科药物作研究,并从大数据中发现:心房颤动的患者,很多都没有服用薄血药。「薄血药有助心房颤动患者预防中风,但病人为何没有服药?」黄估计是医生或病人担心薄血药的副作用,会增加出血风险;或是病人认为戒口很难,因为很多食物会影响薄血药药效。

无论如何,心脏科医生要将没有服药的病人召回,提醒及教育他们服药,若病人出血风险较高,就处方新一代薄血药。这样可以减少病人中风风险,亦减轻医疗负担。

发现长者多无谓配药 徒添负担

在老人院舍的老人家大都有长期病患,人人都服用大量药物,护士要花大量时间配药。怎样改善?

黄翻查病历和药物数据,发现为数不少的老人都在服用精神科药物,其实很多都并不必要。他举了外国的例子:一名老人因感染入院,其间出现幻觉、妄想,医生因而处方精神科药物;但当感染清除后,医生并没有停止处方精神科药物。另一个老人情况相似,他因病入院期间有便秘,医生处方泻药帮助排便,但之后每次覆诊,医生都继续给他泻药。由此一来,请医生评估老人的病情和药物后,病人可减少用药,而护士配药的时间亦减少,可投放更多时间照顾病人。在外国,医疗团队已经使用大数据找出高风险病人,作出药物管理,从而降低不良药物反应。

滥用ADHD药物?还是用药不足?

另一个与儿童及青少年科学系主导的研究,通过大数据发现,全球多个地区的ADHD药物使用量持续上升。药物使用量急增,曾有人怀疑是医生过度用药。黄志基解释,香港的数据显示,2015年每69名儿童就有一个使用ADHD药物(约1.45%),「而儿童及青少年ADHD的发病率约为5%至6%,约2%需要用药,所以研究数据显示并没有过度用药」。

黄志基指出,利用医疗大数据是全球大趋势,政府、大学、药厂都利用大数据分析研究;北欧国家甚至把医疗大数据与法庭数据合併研究,发现ADHD病人用药后减少冲动行为,同时减少犯罪。黄志基早在20年前就于英国启用医疗大数据,并于5年前开始使用香港医疗大数据。他指出香港有一个很大优势,就是医管局辖下所有医院都用同一套电脑系统,资料互通,自1993年开始储存了大量病人数据,是一个庞大的数据库。

需完善审批制度 保护病人私隐

不过,大数据就像双刃刀,涉及病人私隐,黄志基说必须要有完善的审批制度。他以英国为例,政府成立了一个拥有3500万的病人数据库,但删除了所有病人名字和个人资料。世界各地的大学、药厂,甚至美国药品及食物管理局(FDA)也可以申请使用数据来研究,不过申请必须经一个专家委员会审批,必须合乎伦理、有科学根基,并要保护病人私隐。曾担任这个专家委员会成员的黄志基举例说,当他使用这套数据做脑痫症研究时,发现有病人死于一种罕见疾病。由于100万病人中只有一例,这项研究报告一旦公开,很容易暴露病人私隐。专家委员会最后决定,批准取出数据研究,但研究报告不能公开发表病人死因,只将报告提交英国政府。

文:郑宝华统筹:郑宝华编辑:梁小玲

电邮:feature@mingpao.com

RELATED
    知多啲:真实反映药效 更胜临牀测试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