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需侧胸开小切口‧微创式二尖瓣修复术复原快

作者: 来源:发展大事 时间:2020-06-23 13:08:11 浏览(201)

只需侧胸开小切口‧微创式二尖瓣修复术复原快(吉隆坡)二尖瓣(Mitral Valve,亦称僧帽瓣)是由两片瓣膜所构成,位于左心室及左心房之间,主要是控制血流方向。因此,一旦二尖瓣出现问题,血液就会乱流,造成心脏负担加重。去年12月,国家心脏中心(IJN)从德国引进了一项微创式二尖瓣修复术(Minimally Invasive MitralValve Repair),医生只需在患者侧边胸椎开一个3至4公分的切口,再配予胸腔镜影像系统,就能精密地修复有问题的心瓣。这项手术有效缩短复原期至4至5天,比传统的开胸手术少了近一倍。IJN心脏及胸腔外科顾问杰斯旺迪伦(Jeswant Dillion)解释,心脏共有4个心瓣,分别有位于心脏右边的三尖瓣及肺动脉瓣,以及位于心脏左边的二尖瓣及主动脉瓣。“由于左边心房及心室的压力会比右边来得高,因此左边的瓣膜非常重要。以二尖瓣为例,它在左心室舒张时打开,让左心房的血液流到下方的左心室,并随着左心室收缩而紧闭,让左心室可以把血液推向主动脉,以供应给全身器官。”二尖瓣病变血液倒流他说,心瓣在打开或关闭时可能发生问题,前者会造成心瓣狭窄(Stenosis),后者导致倒流或闭锁不全(Regurgitation),有者甚至合併这两种病变。“类风湿性疾病、退化性疾病、天生性心脏病、传染性心内膜炎、缺血性心脏病、动脉瘤、马凡氏症、意外创伤等都有可能引发心瓣病变。譬如传染性心内膜炎是指细菌透过血液抵达心脏,引起心内膜发炎,有时还会累及心瓣受损,这种情形常见于针筒吸毒者。”他表示,当二尖瓣病变导致血液倒流进心室时,心室会因压力增高而肿大,久而久之引发充血性心脏衰竭。此外,心瓣病变也会引起肺动脉高压症、房颤(AF)、血栓堆积以致中风等,其中心脏衰竭及中风是健康的致命杀手。修复比置换术考功夫“医学上,损坏的心瓣可经由手术置换或修复而治好。前者是指把金属心瓣或组织心瓣置入受损部位,以替代病变心瓣;后者则是指在病变部位切割缝线,纠正受损的心瓣。整体来说,心瓣修复术会比置换术更考功夫。”他指出,从1992至2008年,IJN共处理了1225例二尖瓣修复术,不过这些手术都是以传统开胸方式进行,直至去年12月,IJN决定引进微创式二尖瓣修复术,并成功为2名女病患操刀,为大马心脏专科立下新的里程碑。改善传统手术不足心脏及胸腔外科医生杰斯旺迪伦披露,传统开胸手术,如正中胸骨切开术(Median Sternotomy)或部份胸骨切开术(Partial Sternotomy),比较适合主动脉而非二尖瓣置换术,因为二尖瓣位于心脏后部,通过侧边开胸小切口的微创式二尖瓣修复术,可有效改善传统手术的不足。为了让读者更了解手术过程,杰斯旺迪伦图文并茂详细讲解每个步骤:1. 在第3至第5胸椎间开一个4-3公分的切口2. 牵引切口3. 置入5毫米的胸腔镜4. 在电视胸腔镜的辅助下,展开心瓣修复术。手术费获保险缴付当询及手术费用时,杰斯旺迪伦医生表示,微创修复术费用和传统手术相差不远,还获得保险缴付。当然这绝对比心瓣置换术便宜,因为单是一个人工心瓣,就要5000令吉,这还不包括手术及住院费用。他补充,外国已有由机械人操作的微创式二尖瓣修复术,这种手术费用很高,手术时间也比平常高出一倍。目前,国内已有类似的机械人手术,不过手术项目以前列腺疾病为主。病人迴响个案1:心瓣健康不再气喘如牛来自雪州安邦的泡茶手邓美妍(60岁),是全马第一个接受微创式二尖瓣修复术的病患。她笑说,因为一场发烧,她原定的开胸手术被展延,结果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,她有幸在8个月后进行微创手术,手术痛楚及疤痕大大降低。育有5名子女的美妍是在丈夫郑文顺(62岁,二手承包商)的陪同下出席微创式二尖瓣修复术记者会。她受访时指出,她在接受手术献议时,完全不知道这是医院头炮。“坦白说,即使我真的知道,也会欣然接受这项手术,因为成绩很好。”罹患高血压逾10年的美妍,自去年初开始,每步上一层楼,就如断一口气,整个人喘得很,走路也不能太急,否则就会呼吸艰难。“当时我以为自己的气管不好,便向普通医生求诊,但是医生却发现气管无异,反而怀疑心脏出了问题。于是,他写信推荐我到吉隆坡中央医院心脏科,希望能找出病因。”心脏因穿洞而漏风来到中央医院后,医生发现她的肺部有很多积水,这导致她呼吸困难。于是,医生替她抽干肺部积水,但是很快的肺部又再积水。“由于情况很不寻常,医生建议我到IJN做更详细的检查。”这一次终于获得确诊,医生指她的心脏因穿洞而漏风,因此每次呼吸都要很用力,其实这是心瓣闭合不全而引发的血液倒流问题。因为肺积水,她得服用利尿剂,而且不能喝太多水,每天以不超过1500毫升为準,一旦超标,她就会呼吸短促,整个人就快窒息。“医生说,这个问题可以通过心瓣修复术而获得治疗。一听到能治疗,我开心不已,于是双方约好在4月23日动开胸手术。岂知,我手术当天发烧,结果手术被迫展延。”12月2日,她终于等到这一天的到来。她换上病袍,早上9点就被推进病房,全身麻醉后,她就不知道接下来的手术情形。她只记得醒来时已是凌晨12点了。在加护病房观察了3天后,她被转进普通病房,但是因为大腿上衔接体外循环机的伤口不断出水而发炎,因此她在医院住了两个多週,加上术前的留院日,合计39天。“如果没有手术併发症,我相信可以很快出院。”这次的手术费用要2万9000令吉,虽然她没有医药保险,但她直呼值得,因为她不再气喘如牛,只要心瓣健康,她就开心了。个案2:睡觉不必再垫2枕头在柔佛新山苏丹娜阿米娜医院任职护士长的再娜(Zainab,53岁),是继邓美妍过后第二位接受微创式二尖瓣修复术的大马病患。医生为她动手术当天,还透过现场直播,让500名医生有机会观摩新手术。再娜说,前年11月她双喜临门,除了考获生物医药学士,还被擢升为护士长,就在升职仪式前一晚,病魔悄悄地发威了。她忆述,当时她在家里抹地,以大扫除迎接升迁之禧,“突然我觉得天旋地转,完全无法呼吸,接着就不省人事。”进院出院复进院,这种情形持续了1年后,她才被诊断出二尖瓣出现问题。医生建议她进行心瓣修复术,还向她讲解传统及新式手术的差别。她欣喜地说,还好有微创手术,不然那条长疤很吓人。12月3日,她同样在早上9点被推进手术房,因为全身麻醉,她也不知道手术如何进行。“我醒来时已经是晚上10点半。4天后,我已可以下床走动,第5天就拆线。最兴奋的是,因为没有了肺积水问题,我睡觉时不必再垫两个枕头。”不过,她不能进行太激烈的运动,因为心瓣缝线需要51天才被吸收,加上不能给心脏太多的压力,所以这半年内她不能驾车。“我是一个急性子的人,还好丈夫一直在旁‘督促’我,当我急躁时,他就会叫我慢慢来,放轻鬆一点。”再娜望向丈夫莫哈末(Mohamed,56岁),添上一句:“还好有他!”,惹得莫哈末腼腆一笑。/良医‧报导:唐秀丽‧2010.03.19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